请问褚老是怎么看待这些所谓的“用餐礼节”的(此处指的并不是不可以吧唧嘴之类最基本的家教,而是指不可以吃全熟牛排,必须用某种姿势拿红酒杯才算有“教养”,或者吃寿司应该用手抓着吃之类让人感觉很装腔作势的行为)?看到特朗普因为吃个全熟牛排被骂,总觉得骂他的都是「苦出身」的装逼犯。

分答上有人问过我,原话不记得了,大意是怎么能在饭桌... Read more

龙哥,您高中只读到高二便退学了,对于没有完整高中的经历与大学的经历,你有没有后悔过?(毕竟,我觉得我在高中大学获得的东西很多。) 我一直认为中国县城中的人,即便他们的见识非常短浅,但是他们仍然在对后辈的未来方向上摆出一副“听我的肯定没错”的姿态,只要某个后辈发展方向偏离了他们的观念,他们便会说“这人的想法真幼稚”,对于您这样一个也是在县城长大的人,您少年时遇到过这样的人吗?您当时是怎样看待这种人的?现在又是怎么想的? 您作为曾经GER培训的老大,应该非常了解留学生,针对近段时间频发的留学生安全问题,作为留学生在国外(比如美国)怎样注意种族,社会,政治,人际等方面的问题?

1.没有后悔,我这辈子也有些后悔的事,但肯定不是这... Read more

罗老师,高中时我是个文青,写小说、杂文和您一样也写点诗,可后来突然看到您引用钱钟书的一句话“我们总是将年少时的创作冲动误认为是创作天赋”,随后我去审视自己写过的东西然后放弃写作专心学数理化了,可如今,不自信的我总是琢磨当初的选择是不是对的?如果我一直写下来会怎样? 同样的,当初极度自卑的阿乙老师受了您的鼓励如今成为70后代表作家,可如果阿乙老师碰到的也是钱钟书那句话,又会如何? 所以,我想问,在您转行到完全陌生的做机行业前,您哪来的自信确定自己一定会做出一番事业? 顺便问一下,坚果2啥时出?

1.​ 我觉得你如果对自己写的东西不自信,那放弃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