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褚老是怎么看待这些所谓的“用餐礼节”的(此处指的并不是不可以吧唧嘴之类最基本的家教,而是指不可以吃全熟牛排,必须用某种姿势拿红酒杯才算有“教养”,或者吃寿司应该用手抓着吃之类让人感觉很装腔作势的行为)?看到特朗普因为吃个全熟牛排被骂,总觉得骂他的都是「苦出身」的装逼犯。

分答上有人问过我,原话不记得了,大意是怎么能在饭桌上看出一个男生的档次。

有一条特准的判据:那些一说起葡萄酒就滔滔不绝的都是搂逼。

准确地说,喜欢滔滔不绝跟你说葡萄酒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屌丝,一种是刚刚摆脱了屌丝身份的前屌丝。前一种装逼但装得真诚,有种乡下人第一次坐电梯的兴奋。后一种自己刚过了一天电梯瘾就非要给大家当老师,一板正经地讲「电梯的使用」、「电梯的种类」,俨然电梯的主人,属于装逼加傻逼。

据我观察,在这两个搂逼品种里,现在常见的是第二种。

更可笑的是最近忽然冒出来的一堆什么「品酒师」,喝个酒还需要学需要买个证书。这帮傻逼不知道,这种证书不但不能证明一个人懂葡萄酒,正相反,反倒证明了这人本来没怎么喝过葡萄酒,现在买了个证,准备凭证上岗行骗了。

你瞧,傻逼总是爱自证傻逼。

有一回一个傻逼在微博上嘲笑奥巴马夫妇拿杯子的姿势不正确,他不知道,只有刚学会喝葡萄酒的下等人才会坚信拿杯子的方式有对错之分。

还有晃杯子的,这明明是一种下等人的恶习,可笑的是他们还以为自己这样做很高端,学会了在空中晃的还会嘲笑只会在桌面上晃的。​

想起这么一个故事。

几年前,前东欧小国捷克刚刚加入欧盟不久,正好轮上当欧盟主席国一年。捷克以极大的责任心和热情开始执行欧盟的一系列人权条例,​居然对老牌欧盟成员英法德开始煞有介事地搞起调查来了,弄得大家都哭笑不得。

记得我热爱的英国杂志《经济学人》说:一个俱乐部里有两种成员最烦人,一种是不拿规矩当回事的,一种是太拿规矩当回事的。

这两种人往往都是新来的。

原始链接: http://weibo.com/ttwenda/p/show?id=231068408055176928272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