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哥,您高中只读到高二便退学了,对于没有完整高中的经历与大学的经历,你有没有后悔过?(毕竟,我觉得我在高中大学获得的东西很多。) 我一直认为中国县城中的人,即便他们的见识非常短浅,但是他们仍然在对后辈的未来方向上摆出一副“听我的肯定没错”的姿态,只要某个后辈发展方向偏离了他们的观念,他们便会说“这人的想法真幼稚”,对于您这样一个也是在县城长大的人,您少年时遇到过这样的人吗?您当时是怎样看待这种人的?现在又是怎么想的? 您作为曾经GER培训的老大,应该非常了解留学生,针对近段时间频发的留学生安全问题,作为留学生在国外(比如美国)怎样注意种族,社会,政治,人际等方面的问题?

1.没有后悔,我这辈子也有些后悔的事,但肯定不是这个。当然,这和人生的大部分选择一样:你得到一些,也会失去一些。所以那些打算退学的年轻人征求我的意见时,我通常还是会劝他们谨慎。

3.我先回答你的第三个问题,最后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免得第二个问题不小心回答得太帅之后,第三个回答处境尴尬。

我新闻看的少,没有注意到近期有“频发的留学生安全问题”,不了解情况,所以对此不发表意见。

我做教师的时候,很多中国留学生去美国,还是很容易在种族问题上表现得笨拙粗鲁和自我中心的,因此经常被美国人当成种族主义者。这一点其实很正常:因为中国虽然有几十个民族,但大多数都是看起来差异有限的亚洲人种,文化上的差异性也没有那么巨大。所以相对而言,中国人的生存经验里,不需要像美国人那样必须包含一个漫长艰难的,对各种看起来迥然不同的异族尽量去了解和适应,最终实现和谐相处的过程。本质上,一切的愚昧和自我中心都是因为无知。今天,随着中国人对外部世界越来越多的了解,曾经普遍存在的种族主义思维方式已经得到了很大程度的纠正和改善。但每一个希想更好地学会跟异族友好相处并完善自己的人,特别是为了学习,工作和生活要远渡重洋的人,都可以看看这本托马斯.索维尔的《美国种族简史》这本书会对年轻人尽早形成科学,健康,理性的种族观有巨大的帮助。

2.我在小县城长大的时候,身边到处都是你说的那种长辈。我基本上是靠硬着头皮忍受,心里骂着大量的脏话,勉强维持着礼貌,以及能躲就躲熬过来的。

我今年四十五岁,离开家乡也有二十来年了。现在再回头看的话(特别是内分泌正常的时候^_^ ),我会觉得他们都是某种人类共同的命运的受害者。他们使我们痛苦不堪,甚至伤害我们的时候,可以肯定在多数情况下都是没有恶意的(让人崩溃的是他们有时候甚至他xx的是善意的);我们被无辜伤害的时候,回敬一个“来呀,x你xx的,我们互相伤害呀”,也没什么大错。但明白的人(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幸运)不跟糊涂的人(肯定是因为不幸)斤斤计较,幸运的人多体谅不幸的人,显然是更帅的人生态度……好吧,我现在偶尔也会失控……共勉╰_╯

类似的态度,也适用于如何看待逼孩子“出人头地”的恐怖父母,用大音量喇叭扰民的广场舞铁血大妈,让孩子随地大小便的暗黑老头老太太,排队时紧贴着你的后背的讨厌鬼,以及看电影时不停说话的妖怪等等。发达国家的人们不知道这些是怎么来的,哪里来的,但我们不应该不知道,毕竟我们都是“泥腿子”,或“泥二代”、“泥三代”。

理解和体谅别人的人,有时候难免要在某些方面额外付出一些,但这个世界还是大致公平的:无论时代怎么变迁,人们总是喜欢善良的人多一些……除了他们内分泌不正常的时候。

其实,他们内分泌不正常的时候,骨子里也是喜欢善良的人多一些,只是异常的内分泌让他们嘴硬,让他们故意闹别扭而已,比如常年内分泌不好的二逼瓦西里,褚明宇,叶三 🙂

原始链接: http://weibo.com/ttwenda/p/show?id=231068408030145324104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