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老师,高中时我是个文青,写小说、杂文和您一样也写点诗,可后来突然看到您引用钱钟书的一句话“我们总是将年少时的创作冲动误认为是创作天赋”,随后我去审视自己写过的东西然后放弃写作专心学数理化了,可如今,不自信的我总是琢磨当初的选择是不是对的?如果我一直写下来会怎样? 同样的,当初极度自卑的阿乙老师受了您的鼓励如今成为70后代表作家,可如果阿乙老师碰到的也是钱钟书那句话,又会如何? 所以,我想问,在您转行到完全陌生的做机行业前,您哪来的自信确定自己一定会做出一番事业? 顺便问一下,坚果2啥时出?

1.​
我觉得你如果对自己写的东西不自信,那放弃了也许是没有错的,虽然我不确定。

阿乙当年毫不必要的极度自卑,是性格方面的问题。而且当年他的自卑也不是在作品上,是其他方面。在作品上,他成名前也是非常骄傲的。当然有时候他也会觉得自己写得不够好因而苦恼,但那是他把自己的作品跟他崇拜的少数前辈大师比的时候感到不满意,而不是真觉得自己写得差。钱钟书也是基于同样的理由说的那句话,说白了就是“我真牛x,可惜没有那个谁牛x”。这跟“看来我真不是这块料儿啊”,是有本质区别的。

另外,阿乙可不是被我鼓励成为好作家的,这太抬举我了。我认识阿乙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很牛x的作家了,那时候文化圈子里看过他的作品的人普遍都认为他很牛x,只是因为机缘的关系,他还没能出版自己的作品而已。那时候牛博网作为一个被文化圈关注的一个平台,请到了阿乙在上面开博客,阿乙在牛博网引起了出版界的关注,最终出了书,走进了公众视野,我和我的合伙人黄斌对此至今都是感到非常荣幸的。

2.
我转行做手机的时候,跟阿乙当年的想法差不多,首先觉得自己肯定能做得很牛x,比“他们牛x多了”,同时偶尔也会觉得可能会没有某几个牛x得冒烟的消费类电子产品行业的先驱牛x……但打个九折,也是牛x得不行不行的,基本上就是这样。走得不顺利之后也是这样想的,从来没犹豫过。

这世上很多人做出了伟大的事业,是因为他们经常有非常严重的使命感(成事儿前叫幻觉);这世上有很多人活成了笑柄,是因为他们经常有非常严重的幻觉(如果成事儿了,就叫使命感)。这种事情,无论是当事人,还是旁观者,都因为掌握的信息不可能全面,又不会算命,没法事先知道结果。所以最终还是要你自己判断,或拿不准的时候赌一把,别人是帮不上忙的。

3.
就算我不回答最后这个问题,相信你也能赚^_^ 所以我就不回答了。如果你最后因此亏了,我可以补钱给你(你不介意的话)。

周末愉快。

原始链接: http://weibo.com/ttwenda/p/show?id=231068407866908883639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